第九章调酒义卖·魔幻调酒(完)(9/19)

2020-06-04 12:54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十天来连续营业,“摩斯客”终于挂上休业二日的告知牌。早上九点,向子祥、宜婷、仪琳三人已到酒吧。仪琳首先开口说:“子祥,今天你要教我们什么?”向子祥收起一贯笑容,但仍可看到嘴角的笑意,正色的说:“四样调酒。从现在起,一天的时间要好好练习,明天的义卖慈善筹款,我要把你们调酒师的级数向上提。”宜婷看了看,说:“子祥哥,你虽然没有笑,可是给人的感觉也好像亲切的笑着!”向子祥没有理会她,继续说:“今天我把调酒的真义教给你们。”宜婷压抑着心中的兴奋说:“也就是说,我们今天才正式成为你的入室弟子罗!”向子祥终于笑了,真正又恢复一贯笑容说:“不好吗?”仪琳高兴的跳了起来说:“也就是说,我们也会像你拥有高超的调酒技术罗!”宜婷则站在旁边,眼神露出光采,双手紧握,看得出心中喜悦已到了极点。“范化把它传给我”;向子祥说:“我又加上自己体会而精简,尽量用话解释让你们了解。好!现在呢,你们认为调什么酒最简单?”宜婷毫不考虑的说:“纯酒,不经过调的酒。”仪琳此时也点点头附议。向子祥笑了笑说:“好,每人倒一杯白兰地出来。”只见两人同时作了一个简单的抛酒、开瓶、倒入杯中,两杯酒一般多。同样的,向子祥依照她们倒酒的速度,一样的抛酒、开瓶、倒酒放好之后,说:“你们看是不是一样的酒?”两人连看也不看,因为向子祥倒的酒就是她俩倒的同一瓶酒,点了点头。向子祥又笑了,两人心里开始发毛,她们很清楚当他笑的很贼的时候,一定有问题。他接着说:“你们将两杯酒闻一闻,有什么不同?”两人依言端起来闻了一下,同时惊讶的说:“为什么你倒的酒味道比较香浓,我们的却比较淡?好像酒的等级有差别!”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再尝一尝看看!”两人又品尝了一口,更惊异的说:“为什么你倒的酒又比我们的甘纯?”向子祥说:“想知道吗?先自己想想。让你们回想一下,我倒酒时每一个动作和你们有什么不同?”仪琳双手抱胸,一边想着说:“我们抛酒没有你那么顺畅好看。”宜婷手扶着吧台说:“还有倒酒时,停了一下才倒。”向子祥已走出吧台,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,露出微笑,点点头说:“还有吗?”两人实在想不出来,摇摇头。“哈哈哈!”向子祥说,“不错!不错!已经说了八成,只差一样。倒酒的时候,酒离酒杯太高,酒瓶口应该探进酒杯内,酒杯要稍倾斜300左右。”“为什么?”宜婷问,“这样就有如此大的差异吗?”向子祥依然微笑的看着两人说:“嗯,第一、抛酒不顺畅,不够温柔,酒的香气四处溢散,有香气却不凝聚持续。第二、没有马上顺势倒出,酒经过停留,酒的均匀成份被破坏。第三、倒酒过高,酒接触过多的空气,会让酒失却甘纯且香味也被你们散掉了大部份,如此而已。这样再加上调酒,就已经失去先机,酒的色、香味怎会相同?这就是我今天所教酒是活的。至于手法有一项要领,就是调酒师的心,必须是随时保持愉悦的。因为你的愉悦,可以让你们的笑容展现,客人的心会受感染,自然酒会顺口些,而自己因心情的关系,手法自然会流畅温柔,酒自然就活起来。““哦!”宜婷也笑着说:“难怪你每天让人的感觉总是那么阳光,好喜欢看到你的笑容哦!”“所以啦!”向子祥说,“调酒师基本法则就是愉悦。”两人同时开始努力练习,中午也是向子祥为她们准备。※※※※※休息时,向子祥告诉仪琳,有时间也要训练服务生对酒的认识。休息后,开始教授两人各调会两种义卖调酒,两人也认真的练习着。大门风铃又响,有人进门,向子祥心有所感的笑着。仪琳停了下来,大声的说着:“对不起,今天我们不营业……”看到进门的竟是喀月儿和喀拉蒙,仪琳住口没有继续说,喊着:“月儿姐,你们怎么有空来呀?”喀月儿却笑嘻嘻的说:“不知道可不可以为我们营业一下呀?”向子祥呵呵呵笑着说:“这位美丽姑娘那么恶霸,当然得营业,否则等一下气的不回家,我不是又得睡沙发!”喀月儿却娇嗔的说:“你欠打哟!敢欺负我!”“我哪敢!”向子祥说,“到时你一气之下,一拳打的我黏在墙上,拔不下来怎么办!”大家忍不住哄然大笑。“你还说!”喀月儿说。“好啦!好啦!不说,”向子祥说,“这样好了,请我们两位女调酒师各调两杯酒,请你们试试,怎样?”“这还差不多!”喀月儿又说。喀拉蒙这时才开口说:“子祥,明天要义卖捐款,准备的怎样?”向子祥回答:“喏,在那里准备呢!”喀拉蒙看着仪琳和宜婷,恍然大悟的说:“什么!你要她们俩个人调,行吗?”“那你喝看看罗!”向子祥说,“宜婷、仪琳,你们俩将练习调的酒调出来,先让他们俩试试!”当俩人调酒时,喀拉蒙、喀月儿竟然看的愣在当场说:“你们哪时也学会了这么神奇的调酒手法?”当两人再试过调酒之后,更是啧啧称奇!※※※※※早晨,向子祥已整装完毕走势图分析,坐在客厅小型两人座吧台上听着音乐走势图分析,无聊的看着屋子走势图分析,虽然只有一间房,却样样俱全,厨房、四五坪大的客厅,装璜的漂亮舒适,向子祥相当满意。当时搬过来时,他曾讶异的问:“这样大的套房什么人会租呢?”宜婷也笑的开心的说:“其实租人也是其次,主要是招待外来客人所用的。”而楼上同样的一间,却是宜婷住着。向子祥说:“为什么不和你父母亲一起住呢?”宜婷笑容灿烂的说:“有啊!可是要爸爸、妈妈回来台湾住的时候,不然那么大的房子,我一个人和一个帮佣,自己很害怕!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你原来挺胆小的嘛!”宜婷做了一个鬼脸……想到这,门铃已响,向子祥开门一看,宜婷也已经穿着好了。便说:“宜婷,怎么这么早呀?”“你不也是!”宜婷笑嘻嘻的说,“我可不可以进去?”向子祥才惊愕的说:“对哦,进来吧!宜婷,你有化妆吗?”宜婷笑着答道:“我哪敢!我不被师傅臭骂一顿才怪!”“呵呵呵!”向子祥说,“唉唷!我有这么凶悍哪,我怎么不知道?不过你这样也像化妆了一样,真是丽质天生啊!哈哈哈!”一边拿起未带上的领结套上领子,宜婷也帮着他,向子祥却不习惯和宜婷靠的那么近,平时都是嘻笑之间,这种情景还真是第一遭。那清清淡淡的香味从宜婷身上散发着,向子祥不觉多看了她一眼,问说:“宜婷,这学期也结束了,还半年毕业,你的功课会不会受影响啊?”宜婷仰起头笑着说:“你安啦!我成绩好的很!就怕你每次都说:”要努力点,功课为重!‘,不肯多教我一些。“向子祥又呵呵呵笑了,说:“我是关心我们未来的检察官半路夭折了,怎么办?何况我希望你将来青出于蓝,但不能一直都这样,而且……”宜婷说:“而且什么?”双眼含情的盯着向子祥。他却移开眼光说:“没什么!”这时电话声响起,电话的那一端传来郑宏的声音说:“子祥,等一下我会请司机开车接你们,不知你可以了吗?”向子祥马上回答说: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我们自己过去就好,不用麻烦你了。”“哦,你确定要这样吗?”郑宏问。“是的,”向子祥说,“这样方便点!”“那好吧,那台北的饭店知道吗?二楼你所需的器具和酒,我都帮你准备好了,那就等你过来再说好了。”在电话交谈的过程,仪琳也来了,喀月儿、喀拉蒙也随后到了。向子祥挂上电话,喀月儿开口道:“子祥,好险你客厅螀大的哟,不然大概房子也被挤破了!”看到宜婷、仪琳的穿着,说:“哇!你们这是制服吗?真好看!昨天你们怎么都没穿啊?”仪琳笑着说:“昨天休息耶!怎么可能还穿?好看吧!在日本宜婷也是穿着它参赛的哟!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好吧!各位姑娘不要讨论服饰了,我们让上路了!”※※※※※一行两辆车来到了台北预定的饭店,郑宏亲自下来接引。向子祥看着这五星级的饭店,可真是气派豪华!走上二楼会场,才知道真的很宽敞,应该原本就是饭店的酒吧!吧台旁多了一个说明台,吧台前约有一百个席位,周边则空了出来,吧台前挂上了一条横布帘,写着:慈善筹款│调酒义卖。正前方多了一个展示台,两边则是比展示台微低的台面,上面有着鸡尾酒盆和一盎司容量的小纸杯。向子祥一眼看去,便知道是要让买酒时试用,也就是说今天将是辛苦的一天。席位上也已经有许多人坐着,见到向子祥和宜婷、仪琳都会礼貌性的打招呼,甚至有人已喊着:“那就是今年日本调酒,优胜的女调酒师和她的师傅!”“哇,好漂亮!”“那一位美女又是谁啊?”“怎么可能!”“难道又是调酒师?”不断指指点点。会场人潮渐多,向子祥向郑宏说:“郑先生,把大纸杯拿出来,我先调两盆让大家解渴吧!”郑宏恍然的说:“唉,对哦!还是你设想周到,否则真怠慢了客人呢!”郑宏请工作人员准备着,在入口处又多一张横桌和杯子。向子祥又对着仪琳和宜婷说:“咱们就调三盆优胜作品‘清凉之旅’吧!这次所调是需加上冰块的哦!”三人走进吧台,台面上已放着三个调酒盆,只见向子祥双手抛酒,仪琳、宜婷单手抛酒,瞬间原本较吵杂的会场静了下来,只听到三人抛酒、振酒、拍酒所发出的“啪!啪!”声,同一的动作,三人做来霎是好看!因为向子祥双手调酒,所以快些,中间一盆黄绿的调酒,加了一整块冰块的调酒已推了出来。宜婷、仪琳慢了约一分钟也同时推出。只见现场掌声响起,喊着:“好啊!好啊!”人潮也因为这样,越来越多,座席也渐渐的满座。向子祥一看,告诉宜婷说:“再去准备一个调酒盆。”向子祥要宜婷和仪琳又站上吧台说:“听我说的做,今天要另外再多调两盆‘日本樱花’。因为需要雪克,所以三人同时做,否则太慢,而且要用三人份的雪克杯,不要坏了这调酒的名声。”于是三人又同时做了三次,才将酒盆的酒装满。而郑宏也在说明台上,说着两盆调酒的名称,并请大家不必客气,有需要自己动手。向子祥此时却同时调着三杯简单的调酒,两手同时直调, 浙江11选5彩票网两手各握一支调酒匙, 浙江11选5彩票平台利用中指和无名指夹着, 浙江11选5中奖查询姆指、食指扶着搅动着两杯加了冰块的酒杯。全场鸦雀无声, 浙江11选5官网却没听到向子祥搅动的声音,连冰块的碰撞都没有,只见两支调酒匙除了搅动外,自己本身还不断旋转,好像两只手对它施展魔法,经过灯光的反射,两支调酒匙像是警车上的闪灯,不断闪烁。大家更是目不转睛,向子祥拿起调酒匙,杯内的酒仍缓缓周转着,依然没有半点声响,连杯缘都没有碰到,又继续搅动着另一杯,三杯很快的完成,自己端起一杯,宜婷、仪琳也各一杯。向子祥喝了一口之后,才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,他不好意思的举起酒杯问候了大家一下,只见大家掌声又起,夹杂着有人说道:“够专业!”此时,向子祥又见到那位英国爵士,而且还很清楚记得他对于“螺丝钻”的喜好,而身旁也多了一位年纪与他差不多的绅士。向子祥微笑打了声招呼,他也笑嘻嘻的说:“我们又见面啦!”此时郑宏也说着:“此次慈善筹款的目地,而义卖却是调酒,实是首创而他的调酒也随之教授,而且调出的也绝对是首调。调出的酒,会在展示台上,让各位欣赏,另外调出两杯,有意愿出价购买者,可以到展示台旁,取试酒纸杯品尝,而出价最高者,拥有购买权。那我们义卖也从现在开始。”向子祥环视了一下现场,发觉有着同是调酒师和品酒师,同时也看到了日本参赛时,两位大陆品酒师,却不知如何来到台湾。而郑宏宣布说明完毕,向子祥也无暇细思,要仪琳首先上吧台调制。郑宏此时也郑重介绍着:“仪琳为金牌调酒师向子祥第一位女高徒,今天要调出两杯请各位品尝!”现场又响起一阵掌声。只见仪琳手拿起白兰地,抛起开瓶,又是一瓶加里安诺,一支金色调酒匙于右手手指间迅速转动,接着左手倒出薄荷酒,雪克又起,翩翩起舞,停顿,双手于酒杯一碰,已镶上三片兰花,呈现出金黄带着淡红的调酒,端至展示台上,将雪克杯内多余的两份,倒入试酒纸杯,十多人已来拿起试酒,品尝着。有人问道:“什么酒名?”向子祥答说:“四季酒之一,‘春天寻花’。”话一落,有人已出价喊出:“五万!”另一人又喊着:“五万五仟!”再无人竞购,“春天寻花”一酒高价卖出。大家鼓掌祝贺,此时流利手法第二杯也同样站上展示台,蓝色透明加上一颗红色樱桃,基酒为龙舌兰。试酒之后,出价又为五万开始,最后以十一万卖出。有人又问酒名,向子祥继续回答:“‘夏日之恋’。”这样义卖经过了一个小时,换上宜婷。郑宏又介绍:“向子祥第二位女徒,想必大家都有印象,今年日本调酒优胜得主!”有人却喊道:“要买优胜调酒!”向子祥却笑着说:“优胜的调酒已在日本卖出。”大家不禁唏嘘,郑宏又呵呵笑着说:“好的调酒不计其数,接下来她也将为大家调出两杯。”只看到宜婷右手抛酒,左手调酒匙舞动,眼睛一花,一杯橘黄内含晶莹冰块,杯口抹盐的调酒已上展示台,大家鼓掌不可置信。向子祥此时又说:“‘秋意钻心’。”也是五万五仟卖出。第二杯酒同样迅速俐落,白色加上红色樱桃沉入杯底。试酒之后,向子祥说:“‘寒冬见日’。”大家竞购,竟以五十万卖出。向子祥走上吧台,由宜婷、仪琳帮忙着。只见双手舞动,像是西部牛仔耍玩着双枪一般,动作俐落,柔顺优雅,同时调制两种不同的酒,动作一停,同时端出两杯调酒,试酒则由宜婷、仪琳两人代劳。又是两杯初听酒名:“喜极而泣”、“怒心生花”。客人们争先试尝,不得已向子祥只好多调了一次。两杯酒竟然由一位身着花色衬衣,看来粗犷豪迈之人,以每杯五十万元购得。而这位约四十岁上下之人,呵呵笑着说:“向师傅,除了这两杯之外,我想该还有两杯吧!”向子祥也开朗的笑着说:“先生,您真是好高的眼力,不错!它是还有两杯,那是我们‘摩斯客’酒吧中的特调,一共四种情绪之酒。另外两杯我马上就调,叫做‘哀愁莫名’和‘快乐洋溢’。”那人哈哈笑着说:“这两杯我不用尝,以前两杯的功力,走势图分析这后两杯我以一杯一百万竞购。”此言一出,全场骚动,有人喊道:“我以一百五十万买其中一杯!”向子祥放眼看去,想看何人如此阔气,一看竟是喀拉蒙,不自觉喊道:“喀大哥,你……”没想那人势在必得,竟又说:“那我以二百万买下!”大家更是“哇!”的一声,一杯酒竟也喊出天价。郑宏在一旁,双眼光采如电射般看向向子祥,没想到两杯酒就已经卖下自己筹款的目标,不禁喃喃自语的说着:“功力怎么如此高深?真是可称上‘魔幻调酒师’!”虽然如此小声细语,却不知已经由麦克风传到大家耳中,场中一片“魔幻调酒师向子祥”声大作!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酒逢知己,这两杯就让给这一位先生吧!我再调出一杯,让各位品尝也是最末一杯,固定调酒之后,因已接近午餐时间,大家休息用餐之后呢,我即兴调酒,为各位心中想要的酒调制,不知各位佳宾有什么意见?”没想到全场哗然,喊着:“好啊!休息一下再来!”郑宏也没想到竟然会演变成如此热络,心中也暗暗高兴起来,说:“好吧,那各位稍安勿躁,让我们调酒师再调上一杯。”又问向子祥:“子祥,此一杯酒可先诉说什么酒名呢?”向子祥更高兴的说:“这一杯叫‘紫花金飞龙’。”话声一落,掌声如雷,人潮也渐渐满到场地都无法容纳,更还有人陆续赶到,想来是受到现场人的通知,为的只是来看看风采逼人和美若天仙的调酒师,顺便竞购看看是否也能购得一杯好酒。向子祥双手互握,只听十指“啵!啵!”作响之后,拿出白兰地、紫罗兰甜酒、一杯乌龙茶、一颗柳橙,又见到双手矫健如变魔术般的手法,一杯紫色剔透的酒已调好,一颗柳橙在他的几番转动下,小刀一挑,一只栩栩如生的橙皮金龙和橙肉已完全分离,在向子祥抚弄之下,盘踞在紫色调酒之上,端上展示台。试酒也准备妥当,大家眼睛都露出欣赏目光,手中试酒看着、闻着香气却舍不得喝下。突然一声惊叫打破沉默,喊出:“二百万,我要!”大家也如大梦初醒般,不断竞价,最后竟是英国爵士品酒师,六万英磅(约三百万台币)所购得。真是打破世界前无来者,一杯调酒最高纪录!这时向子祥也得以休息,预定两小时后义卖会继续举行。※※※※※郑宏此时走到向子祥身旁说:“子祥,你总是出人意料之外,请你来真是一大助力!今天协会将会发出首张金牌调酒师证,希望你能接受!”向子祥却拒绝的说:“不行,我无法接受这一项荣衔。”郑宏却哈哈大笑说:“都已经发出,你想还能收回吗?”向子祥苦笑的说:“你们协会还真有恶势力啊!强迫的耶!”仪琳笑着说:“对啊,恶势力也不要做赔本生意呀!如果都是这样,恶势力很快就瓦解罗!”宜婷笑嘻嘻站在一旁说:“子祥哥赔的更多呢!”向子祥随手捂住宜婷的小口,郑宏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:“我去看看我们的午餐准备好了没!”宜婷这时拉开向子祥的手,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想说等一下要是卖的越多,赔的会更多啊?我怎么知道吗?你心里想什么,我都知道!你的秘密嘛,我不知道!”向子祥笑了笑又说:“我是不知道你喜欢谁,不过可不可以告诉我啊?”宜婷手摸着心口说:“子祥哥,你怎么可以听到我心里想什么?”“嘿嘿!你想不想学啊?”向子祥问,“改天教你,好不好啊?”宜婷瞪大了眼睛说:“真的啊!可以吗?”向子祥说:“可以!什么人都可以,只是你有没有下定决心学。还有喜欢谁,告诉我啊!”“啐,不理你!”宜婷说。※※※※※时间即将又到了,向子祥正在活动自己的手脚,宜婷、仪琳也正准备着器具。喀拉蒙和喀月儿已来到向子祥身旁,向子祥见到两人笑着说:“怎么你们不用处理公司的事吗?”喀月儿说:“来看你,就先丢着啦!”“我的面子可真大!”向子祥开玩笑的说,“刚才会场里还看到喀大哥,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,原来是去带你过来,对吧?”喀月儿说:“那当然啊!怎么可以丢下我,而且我们也要买一杯酒呢!”眼神露出神秘。向子祥双眼凝神看向喀月儿,不自觉看到喀月儿皮包中的东西。向子祥散去精神,想着:难道自己又精进一步?心眼已经能见东西……怀疑的问道:“月儿,你皮包里带了一张多少钱的支票啊?”喀月儿讶异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偷了哥哥一张支票?”向子祥确定之后,只是笑而不语,喀月儿露出疑惑的神情却没再追问。※※※※※向子祥即兴调酒也从这时候要开始。郑宏在说明台上又宣布着:“今天调酒筹款在上午时间已经结束,也超过协会捐款金额,非常感谢调酒师向子祥帮忙。接下来即兴调酒,各位佳宾也自主购买,看调酒师想卖出多少,金额全归私人所有!协会在此也谢谢各位慷慨解囊,接下来呢,就由大家开始。”向子祥此时也瞪大眼睛看着郑宏,细声的说:“郑先生,怎么会变成如此?这样我……“郑宏开心的说:“够了,你也为你自己的高超技艺,收取一些费用吧!”此时已有人说:“我想买一杯伏特加为基酒的调酒,但必须是首调,出价五十万。”向子祥毫不考虑将酒调出,那人试喝后也满意的买下。此时更已陆续喊出以白兰地、清酒、龙舌兰、葡萄酒、啤酒,甚至高梁、竹叶青……如此下来竟达三、四十杯!一杯从十万到四、五十万不等金额。大家对于向子祥此种善调的双手与技艺,更是佩服不已!此时和英国爵士品酒师一起来的绅士,却提出一个要求抛酒的动作并且要高抛,而基酒却是香槟,但是出价一百万,将是考验着向子祥手法与技艺,向子祥微微皱起眉头,但是仍挂着笑容。全场这时也自然安静下来,因为大家都是酒中行家,一想:抛酒是香槟,加上高抛,酒的振动激荡无可避免,如何能开瓶?绅士更没有因此作罢,自己拿出两瓶拿掉条封,未曾使用的代表性lanson香槟,以防止向子祥取出使用量少的香槟,大家也正以看热闹的心情,也为向子祥如何能解这个难题而担心。郑宏和协会的人、宜婷、仪琳两人及喀月儿、喀拉蒙却已担心的流出冷汗,却没人开口寻问,怕向子祥更加忧心。向子祥迟疑了一下,心想:实在无法推卸一位从国外来的佳宾……而此绅士为了示意他不是故意刁难,他则可做一次示范,因不会国语由爵士品酒师翻译着。这时人群中已喊出:“国际名调酒师│巧手查理波顿!”全场目光集向查理波顿,却心系向子祥是否可以为台湾争一口气。爵士翻译完,查理波顿已走上吧台,高大的身影,足足高出向子祥一个头,随手温柔的拿了一瓶香槟,向子祥眉头仍未舒展,宜婷、仪琳两人走到身旁,轻握了向子祥的手没有说话,却从眼神中透着关怀安慰的神韵。向子祥笑了,放开眉宇的忧心,点了点头。只见查理波顿左手插腰,右手缓慢的将酒在手中旋转了一圈,顺势向上抛起,看到酒瓶于半空中连续翻转二圈落下,回到查理波顿手中,右手捉住瓶颈又在手中翻了三圈,卸了瓶中翻动的力量,开瓶,竟然香槟没有激射而出。全场更是爆起掌声,但没有人开口,都为向子祥更加担心。查理波顿张开双手,鞠躬,自信优雅的走下吧台。向子祥深深吸了一口气,拗动十指发出声响,缓缓走上吧台笑了笑,依然拿出要调的酒样与酒杯。拿起香槟,左手合掌在胸前平扶着香槟,右手同样以一贯抛酒的姿势握住瓶颈,看到酒瓶如圆形扇面般旋转一圈,同样顺势高抛而起,酒瓶同样在空中两圈翻转,落回向子祥手中,向子祥在手中只旋转两圈,开瓶,只见香槟却比查理波顿多了少许雾状酒气,倒酒,调制完成。现场同样掌声如雷,却多了呐喊声。大家总感觉向子祥虽比查理波顿稍逊,还是完成了调酒。哪知爵士和查理波顿走到向子祥面前,用中国礼节鞠躬致意,喝下调酒。查理波顿取出旅行支票双手递上,而爵士也同样取出一张,向子祥却说:“我们已说好价码,怎可多上一倍?”爵士却说:“向先生,你技高一筹,令我们大开眼界!你竟然在接酒之后,只回转两圈就能卸下力道,而且开瓶只多出少许雾气,真令人不可思议!‘魔幻调酒师’真是名符其实!所以我们以多一倍的金额,来答谢你并买下你的友谊,不知道是否有这份荣幸呢?”向子祥更哈哈大笑的伸出手,与俩人握手致意,全场更是掌声不断,宜婷更是高兴的泪盈眼眶看着向子祥。此时只听到有人冷冷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你稍慢高兴!我这有一瓶家乡好酒,若你能调出一杯令我满意的酒,我同样出金额一百万;若是不行,那请你有空,到我的地方来请教我吧!”向子祥一看,是日本大赛时的大陆品酒师评审,拱手说:“前辈抬爱,不知怎称呼?”“白平昔,”那人毫不客气回答着,手中拿起一瓶白色瓷瓶,软木塞盖的酒说:“哪,就是它!名叫‘景阳岗’,中国好汉武松所饮之名酒。”向子祥接过一看,瓶长且为方型,左手一拍震瓶,打开瓶盖,一阵酒香已洋溢而出,一种闻了就已经微醺的香气,连向子祥都无法忘却,只是从来未闻过,只好倒了一些轻啜试酒,试过之后,眉头皱的更深。宜婷、仪婷刚松的心头,见他如此,绷的更紧,心口微微隐痛;想到:为了自己,两人答应郑宏调酒,却碰上了可能毁掉他的难关……向子祥脑海中搜寻仅有的酒样,能够溶合中国这种榖类酿造的纯酒,向子祥失去了笑容,连嘴角一丝的笑意都沉入大海,额头豆大的汗珠已经滴下脸庞,脸色由红转青,呼吸也由平稳变为喘息。宜婷、仪琳再也忍不住眼眶的泪水,看到心爱的人心里正遭受着思索煎熬的痛苦,刚才喜悦的空气,好像瞬间凝结,全场寂静到令人感到可怕。白平昔依然冷眼看着,嘴上浮出了胜利的微笑。向子祥身体微微颤抖,宜婷再也忍不住抱着向子祥,却发觉他身体已是寒气逼人,宜婷放开他,握住他的手,只觉得手已冰冷毫无知觉,向子祥终于叹了一口气。仪琳开口说:“我们不调了吧!”向子祥笑了,却让她觉得笑的痛苦至深,从来没见他如此过,那种平日的自信、幽默的话语,一幕一幕浮上心头。向子祥说:“好,我调!”思索终于让他找出调法,只见向子祥依然俐落快速调一杯。白平昔试喝一口,哈哈大笑,摇摇头却说:“可以啦!”取出支票,向子祥却没有去接,喀月儿走出帮他拿了过来,郑宏也藉此宣布散会。※※※※※一路上回去,向子祥再也没有笑过,看的大家心疼不已。“摩斯客”依然营业,生意依然好的出奇,报章、国际上仍然报导:“魔幻调酒师│向子祥,无人能比!”酒吧中却不见向子祥。连续一个月,宜婷每天回去都会带些点心,每天早上仪琳、喀月儿、喀拉蒙准时来到向子祥的住处,只见他一样整理的干净,家里同样的整洁,脸上却失掉了风采,胡子也没有天天刮了。从那次调酒之后,再也没有说话了,什么事都只是笑一笑带过,也不出门,每天禅坐也成了他的习惯,除了上星期回到南部的家,前两天回来,好像“向子祥”在世上已经是个名词。年过了,宜婷学校毕业,向子祥参加她的典礼,同样笑着没有祝福,宜婷牵着他的手,他不再避着,仪琳牵着也不闪躲,“摩斯客”由她俩支撑。※※※※※今天假日俩人一早来到了向子祥门口,向子祥开门笑着说:“咦,你们俩个怎么会一起来呀?”“约好的啊!”“嗯,真好!”两人惊讶的看着,发觉他梳洗的干净,脸上虽无血色,但那迷人的风采又现,他恢复了吗?两人同时质疑着,看着他。“怎么,不认识我啦?还是我更帅啦!”向子祥见她俩的神情,呵呵笑着说:“走,陪我吃东西去!”说完,拉着两人,她俩确定他恢复了,心里不禁快乐起来。怎知道向子祥今天胃口奇好!※※※※※吃完,向子祥说:“宜婷,我银行有多少钱啊?”宜婷说:“大约有两千万吧!”“哦,”向子祥应着,又对仪琳说:“仪琳,麻烦你请喀拉蒙来我这,好吗?”仪琳点点头。喀拉蒙和喀月儿一起来了,见到他若往昔,更是喜悦。向子祥交给他俩一些事情,对着他们四人说:“我将旅游世界,大陆是我的第一站,我要去了解中国的酒,这里的事就暂时交给你们了。酒吧,仪琳,你要支撑着,我会再回来。”仪琳说:“也好,去走走吧!准备去多久?”向子祥摇摇头说:“可能很快,可能很慢,不知道!不过放心,我ok的。”宜婷望着向子祥说:“带我去,好不好?”“不好吧!”向子祥说,“没有固定时间,会耽误你,而且你爸妈……”“不管!我跟定你,而且你答应过让我跟的。你想黄牛!”向子祥拗不过她,说:“好啦,好啦,跟屁虫!”仪琳想了一下说:“我可不可以一起去?我也想出去走走!”“有机会的!你也去,那可能我们酒吧会玩完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,下次再让你跟!”向子祥笑着说。“好吧,”仪琳看着他说,“不许骗我!”向子祥点点头。向子祥带着宜婷踏上了另一个经历的旅程。

  双色球第2020031期奖号开出:17、18、21、29、30、32   03,红球号码和值开出74,跨度开出25,开出重号0个:18、30、32。蓝球为0路号码。

原标题:科幻惊悚游戏《观测号》Steam版限时促销 仅售40元

,,吉林快3投注网站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