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菲里尼的基尔酒(10/19)

2020-06-04 15:52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法国塞纳河,一条小型游艇缓缓漫游在河面之上,站在船头的倚栏边,一眼望去,河水潾波荡漾,清晨曙光己现,风儿拂过身上,仍然有着一丝寒意。风中含带的湿气,让人的眼睫毛微润,经由阳光的反射,好似贴上点点亮片,好美的感觉!河的两岸有绿树苍荫,草原宽广,直到有人工修筑的河堤,甚而可看到露天咖啡座、街道商景,船的引擎声噗噗│噗│的响着,却不觉得它的吵杂,一致的频率和清晨风吹过的声音,偶尔几声鸟啼,令人心旷神怡;而船头站立的两人,更是沉醉在这一片宁静上,仔细端详才知道是两个中国游客,一男一女。男的洒脱帅气,皮肤黝黑,身穿唐装上衣,两眼神采微露,凝视着正前方没有定点,一手扶着栏杆,一手牵着那女子;再看女子,漂亮俏美,皮肤白皙,一双美目看着男子,眼中透着关怀的光采。男子看了一会,转头看着身旁女子说:“宜婷,肚子饿了没?我们去吃早餐吧!”不消说,他正是向子祥!宜婷吐了一口气说:“子祥哥,我还以为你都不会饿咧!我早就饿了,昨天从北京来到这,又没吃什麽东西,要不是这景色怡人,我早就摊在地上了!”向子祥呵呵呵的笑着说:“是船上,不是地上!肚子饿也不会说,还要我问你哟!”“不是嘛!”宜婷说,“我是看你难得那麽有兴致,不想吵你。在大陆那段时间,不是练功就是到处品酒,练到连手都留下疤痕,晒的黑漆漆,人家好心,你还好意思笑我!”“唉唷!想不到你也会抱怨啦!就叫你不要跟嘛!我也不知道大陆内地酒都一醰一醰的嘛!人家手一捉就是一醰,我手一捉就没法动,而且那沈四方师傅中国功夫一级棒!都成了中国国宝啦!人家都垂青於我教我工夫,我还不学?白痴啊!你不是也学了一些女子灵巧功夫、吐纳之术,不好啊?更何况沈师傅又没收你学费,还有……”宜婷抢着说:“好嘛!好嘛!我不是抱怨嘛!我是想你不要那麽累啊!你……”向子祥哈哈笑了起来,美丽的景色加上愉悦的笑声说:“逗你的啦!你啊!我都知道。不过我真的不觉得累,你看半年来我身体壮了那麽多,一醰酒在我的手上也能抛酒、滚动、翻转,而且酒也认识不少,才知道酒在中国,除了拥有历史外,世界上无人能比!好了,我们下船吃东西啦!不然等一下背着你走,我才真的会很累!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“喂!小姑娘吃那麽少,多吃一点啊!”向子祥说着,“肚子饿还吃那麽少!”“不行了啦!我吃不下了,”宜婷说,“人家哪像你啊!你是男生耶!”向子祥说:“好吧!那我们到左岸去走走吧,完成一下你的昐望。”宜婷说:“这麽说,你愿意陪我喝杯咖啡罗?那儿可是世界知名的地方哦!”“是吗?那我怎麽都不知道!”向子祥说,“为什麽一定要喝咖啡,喝别的不行吗?还是那里别的都不卖?如果是这样,那我就勉强一点,那你可得点好喝一点的哦!不要我听不懂法语也不会说,你故意整我啊!”“嘻嘻嘻……”宜婷忍不住笑了出来说,“哼,子祥哥,终於也有你不会的哦!那你求求我啊!”“求你?”向子祥说,“你以为你被供在桌上啊?求你!大不了你自己慢慢喝,谁理你啊!”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宜婷又被抢白的说不出话来,说:“好嘛!好嘛!不管!你要陪我才行,不然我也不喝啦!”陆陆续续旁边经过的人都看着他们俩,想着:这俩个外国人叽哩咕噜,不晓得说什麽,看样子俩个是新婚旅游,想要调解,语言又不通……临走时有一人还说:“这对小夫妻,意见不合啦!”向子祥听不懂看着他走过,宜婷却红着脸不语。向子祥问道:“宜婷,他刚才说什麽?”宜婷不好意思的说:“没有啊!”向子祥乾脆不问。马上做了个鬼脸说:“还说没有!几时我俩变夫妻啦?还想骗我!好险你的眼神不会骗人!”宜婷脸更红了,看着向子祥不知道要说什麽,想着:怎麽碰到他,总是那麽口拙!“呵呵呵……”向子祥笑了起来,拉着宜婷的手说,“好啦!不欺负你啦!说不过我,很正常嘛!陪你走走吧!”宜婷高兴的说:“其实跟你在一起也不错,有时候不说话,你都已经知道啦!”“哈哈哈……以後我也会教会你的!”向子祥说。两、三个小时闲逛下来,整条左岸都是咖啡馆较多,古意盎然的欧式建筑,宜婷也不知喊累,神情愉快的看着。三两人群悠闲漫步,在露天咖啡座愉快聊天、喝着咖啡。前面人群当中,向子祥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小孩,正在街头卖艺。向子祥喊着:“宜婷,我们休息一下!”“什麽?”宜婷回头答着。向子祥笑着不回答,向前拉着宜婷,在卖艺小孩旁的露天咖啡座坐了下来,看着那小孩表演着手风琴,不禁又想起沈明也像这麽大的年纪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那时向子祥也正和宜婷在杭州西湖逛着,沈明提着两小醰酒叫卖着,哪知道一不小心和行人撞个满怀,两醰酒就全卖给地上,只见他红着双眼不知如何是好。向子祥远远闻到一股酒香,走过去问道:“小朋友,这是什麽酒啊?”哪知不问还好,一问他却流下两行眼泪啜泣着,喃喃的说:“怎麽办?今天又没饭吃了!”虽然是小声自我说着,向子祥却听得清清楚楚。高大的身躯蹲了下来说:“你叫什麽名字?不要哭,这两醰酒就算我买了,好不好?”只见他停止哭泣,两眼盯着向子祥,脸上还留着两条泪痕,稚气的说:“可是酒已经打破了,酒没办法卖给你。”宜婷这时也来到了向子祥身边,却没有说话,默默的看着向子祥,来到大陆半个月以来预测推荐,向子祥第一次主动会和人说话。向子祥呵呵的笑着说:“没关系!你家里还有吗?我用双倍价钱买两醰预测推荐,这样不就可以了吗?”他却诺诺的说:“可是……可是这样你不是划不来吗?”向子祥更欢喜哈哈哈笑着预测推荐,摸着他的头说:“没关系,我喜欢嘛!”他怀疑了一下说:“我叫沈明,你真的要买吗?”向子祥笑着点点头说:“走吧!”拉起他那有力的小手。宜婷却还呆立在那,心想:子祥哥终於像以前一样笑了,他心地真好!为了一个小孩子,竟然可以这样,不禁呆呆望着,不知道要说些什麽,却更喜欢他,想着不管如何一定要跟着他,也不管要到哪里……。向子祥也拉着她,在耳边说着:“走啦!发什麽呆啊?等一下跟丢了!”就这样跟着沈明走了半个小时的路,从热闹人潮到寂静,才看到一间砖瓦屋,屋前还种了许多向子祥没见过的花草。沈明一到了住处,拔腿往屋内跑去,一边喊着:“阿爷!阿爷!”只听到屋内传出宏亮、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:“明小子,嚷个什麽呀?”却断断续续听到沈明说着刚才发生的事,和向子祥要来家买酒的事。向子祥和宜婷没有主人的允许,不好意思入屋内,只好在院子看着那些花草,只觉得它们不似一般的花草。此时屋内和沈明走出一位光头,留着长长胡子快到胸前,满面红光,看像四、五十岁的老者,穿着一件白色汗衫,宽松的七分裤,好像台湾农家的穿着,却穿着一双相当老旧的皮鞋,极有礼貌的说:“这位先生,您要买酒吗?”沈明这时却对着向子祥天真的笑着说:“这是我阿爷!”向子祥不解“阿爷”的意思,但还是笑着应说:“阿爷您好,没错,我是来买酒的。”老者点点头,打量着向子祥和宜婷说:“我是沈四方,我这孙儿沈明刚刚对我说过你的事,如果你是为了安慰我这孙儿,那就谢谢啦!两醰酒没有什麽,我俩勉强也能过这一天。这买酒……”向子祥抢着说:“老人家不要误会!我是真的想买酒,我真的有諴意,您不用担心。”只见沈四方愣了一下,又仔细端详向子祥俩人,哈哈笑着说:“想不到我看走眼了,你能知道我心里的话,就不是普通人。请问小哥怎麽称呼?这位小姐是你媳妇吧!很相配,很少看到这麽标致的姑娘。”向子祥转头看了看宜婷,宜婷却低下头,说:“我叫向子祥,不知沈老您这酒是自己酿的吗?”沈四方看向子祥气度凌人,但是好像受到什麽打击而精神不济,便说:“来,我们屋内说。”转身牵着沈明走了进去。向子祥回头说:“媳妇走啦!进去啦,还呆在那!”宜婷“啐!”了一声,跟在向子祥身边。进门,向子祥不禁也傻了眼,虽然屋内极为简单,一张木制方桌和四张木椅,屋子两边各放着两张有靠背的木椅,墙上却挂着一幅幅字画,铁笔银钩,比起向子祥所写、画的,更高上一层,没想到如此文雅,正前方挂着一张大大的“义”字。沈四方己斟好两杯茶,招呼着说:“向小哥,坐!”因为如此,两人越谈越投机。向子祥告诉沈四方,因为调酒发生了对中国酿酒不熟悉,受到打击,为了让调酒技艺更上一层楼,而来到大陆,想要了解中国酒的奥秘,顺便品嚐一下各种美酒。也知道了沈四方和孙子,只有两人相依为命,儿子、媳妇早死,只靠着沈四方自己耕作、酿酒让沈明卖酒,买些米粮度日。而看起来只有四、五十岁的沈四方,竟然己是七十岁的高龄!让向子祥更觉不可思议。接近中午时光,沈四方准备留向子祥用餐。向子祥知道沈四方生活拮据,说:“沈老,这样吧!我们今天一起出去外面用餐吧!”沈四方推辞着。向子祥却说:“我本想这段时间来打搅沈老,您对酒知道这麽多,那您这麽客气,我也只好离去啦!”沈四方年岁虽高,豪气却不减,只好说:“那麽小哥不嫌弃就搬来这里住,直到你离开为止。至於酒嘛,就让我和沈明帮你张罗,怎麽样啊?”向子祥满口答应,而且沈四方因曾在少林学过武术心法,为了让向子祥能更有臂力、耐力,也细心的调教他武术,而一切的费用就由向子祥来负担。向子祥也未提过和宜婷的关系,为了减少沈四方的麻烦,两人同住一屋,每天晚上向子祥都打着地铺,白天则和沈明买酒、嚐酒、练功,宜婷也跟着练功、调酒,极少出门都无怨言。直到向子祥所学达到巅峰,己是半年过去,怕委屈宜婷,才应允宜婷一路玩着回去。留下了一笔钱给沈四方,沈四方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金额,而这笔钱也足以让他祖孙俩下半生无虑,不敢接受。向子祥却说:“这是我们的缘份,也得让沈明有一些成就,将来能自食力。”沈四方才勉强接受,和他们依依不舍的分开,来到法国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向子祥看到卖艺小孩的年纪,又想起沈明。宜婷坐了下来,招人点单,见向子祥发愣,轻轻喊着:“子祥哥,你要点些什麽?”向子祥才如梦中惊醒般说:“随便吧,你帮我点就好啦!”宜婷点完,说:“子祥哥,你是不是又想到沈明啦?”向子祥笑了笑没回答,却说:“宜婷,你跟着我会不会好委屈?”宜婷笑着说:“不会的!跟着你好安全、很高兴,也学了好多呢!你不会又想赶我吧?”向子祥哈哈笑了起来说:“我不会赶你,就看你能跟多久!”宜婷却兴奋的说:“真的哦!不可以骗我!”向子祥呵呵呵笑着不再回答,却说:“宜婷,法国最有名的是什麽?”宜婷眼睛一亮, 浙江11选5彩票平台毫不犹豫的说:“服装、香水罗!”“还有咧?”向子祥说, 浙江11选5中奖查询“除了时装、巴黎香水之外。”宜婷“嗯!”了大半天, 浙江11选5官网摇摇头。向子祥呵呵又笑着说:“你哦!除了知道漂亮以外, 浙江11其它的都不会注意的,对不对?你已经够美的啦!喜欢吧,那明天去巴黎吧!不过也得去了解一样知识。”“什麽啊?”宜婷看着向子祥说,“你就说啦!”“法国葡萄酒,知道了吧!”向子祥说。宜婷“噢!”了一声说:“知道啦!”来到巴黎饭店,向子祥赏给饭店勤快有礼貌的服务生小费。服务生鞠躬用英文说着:“谢谢!”向子祥见他会说英文,也直接用英文问道:“你可知道这里有谁对葡萄酒很熟悉?”服务生笑了笑回答说:“先生,您问对人罗!我们饭店前右转有间”沃尼尔“pub,那有一位菲里尼酒保,他很清楚。不过他非常孤僻,他不喜欢的人会很少说话,您可以去试试问问看。过两天我们这有一个餐会,他会来这调餐前酒,听说这餐会的主人曾对他有恩,才请动他过来的。”向子祥“噢!”了一声说了声:“谢谢!”看了看宜婷说:“这就看你啦!法语我没办法,自己想办法学!”宜婷张大了嘴,说了声“啊?”向子祥从唐装口袋,掏了一片巧克力塞到她嘴里,又说:“啊什麽啊?连人都帮你打听好了,还啊!”宜婷打着向子祥的手臂,口里吃着巧克力含糊的说:“不管!你教我就好了,为什麽要别人教?”向子祥捉住宜婷的手,拍了一下她的额头说:“本地专业人比我更清楚,不问他问谁啊?真是……”宜婷抽回手不甘愿的说:“好嘛,那你一样得陪我啊!”向子祥哈哈的笑着说:“好啦!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,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……”宜婷笑嘻嘻心里感觉温馨,向子祥的体贴在於嘻笑之间,就已散发的令人感动,这段时间的相处,更是对於向子祥一举手一投足所露出的魅力,迷恋的不可遏止。而他内心所拥有的经历知识,善良、智慧深如大海,总是无法捉摸,但是与他目光交会,总觉得那坚毅柔情的目光已经看透自己。嘴边无时所带着的笑意,最令自己安心喜爱,从最初的喜欢直到现在爱意浓厚,一颗心早已系在这百分百男人的身上。想到这脸又不禁燥热,看了看他小声的说:“你也会担心我啊!”向子祥笑着轻轻打了她一下头说:“你哪根筋又转弯啦?又想到什麽了?你从以前就让我担心到现在,现在才发觉,你可真迟顿喔!不过为时不晚,嘿嘿!那我以後就可以少担心一点罗,有人自觉啦!”宜婷又被说得一愣一愣的,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不过心里还是有那一丝丝的甜意。稍适休息清洗之後,向子祥敲了宜婷的门。宜婷问说:“谁啊?子祥哥,是你吗?”“对啦!对啦!”向子祥应着,“还不开门?”又听宜婷说:“你自己进来啦!”向子祥走了进去,见宜婷跪在床上整理着衣物,摇摇头说:“小妮子,门都不锁,一点都不担心坏人闯进来呀?”宜婷转头看着向子祥,笑着说:“谁敢哪!沈师傅教我的武术可厉害的呢!而且你就在隔壁,怕什麽?”向子祥笑着又摇摇头说:“唉,是啦!是啦!这位女侠工夫了得,自恃武艺高强,不知我比起你可不可以讨得便宜哦!”“你不一样的嘛!”宜婷说,“你不会欺负我的啊!”向子祥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回应她,说:“好啦!服了你啦!小心驶得万年船,没听过啊?等到有事就来不及罗!”“好嘛!好嘛!我以後小心点嘛,我现在正在整理呀!”宜婷说,“人家是女孩子嘛!哪像你啊,几套衣服就可以环游世界了!”向子祥看了看说:“要不要我帮忙?快一点!我们去那间酒吧看看吧!”宜婷说:“可是我还没梳洗呢!而这些不好意思让你整理,你在那等我一下,我很快就好了啦!”向子祥无奈的说:“好吧!慢慢来,不用急啦!唉,反正多的是时间。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两人走到“沃尼尔”,向子祥停了一下看了看,推开两扇活动门走进去。黄色昏暗的灯光,长长的吧台,上面嵌着两盏绿色灯光,上面坐着两位五、六十岁的老年人,一位年轻姑娘正收拾着外围方桌,再也没有其他的客人,吧台内一位头发稀疏,留着花白胡子,小腹微凸的酒保,却穿着正式调酒师服装,看来年纪颇大。四人眼光注视着向子祥和宜婷两人,没有任何人招呼,好像他俩走错地方般的诧异。向子祥发出笑容,以解除身上浑身的不自在,“咳!”了一声,用英文说了一句“对不起,我俩想喝一杯!”只见吧台三位老人无动於衷,向子祥尴尬的推了推宜婷。宜婷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说:“想不到也难倒子祥哥你罗!”向子祥把臂弯里宜婷的手用力夹紧,说:“看我笑话,小心回去拔你一层皮!”宜婷伸了伸舌头说:“好嘛!好嘛!”这时收拾桌子的姑娘却用英文回答说:“请坐!”向子祥看了看宜婷,说:“还好有人勉强可以沟通,虽然我的英文很烂,最少不会太无聊!”两人坐上吧台,吧台上两位老人还是直盯着这两个年轻的外国人,宜婷有礼貌的对他们点了一下头,说了声“嗨,你们好!”向子祥只听懂那个“嗨!”字。此时酒保拿着一份menu递给向子祥。向子祥一看,喊了一声“哇塞!怎麽没有一个字认识我啊!”宜婷也正和那两位客人交谈着,听到向子祥的声音回过头来说:“怎麽了?”向子祥笑嘻嘻的说:“你赶快看一下这些蝌蚪在说什麽啦!帮我点杯”新加坡司令“。”宜婷听了向子祥的话,掩着口直笑说:“好啦!好啦!你就别再说笑话了,好不好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没问题!”手比了个ok的手式,“不过你要跟酒保聊聊,了解一下葡萄酒的特性啊!”宜婷笑着点点头。很快的饮料端上来,向子祥看了看,啜了一口发觉香甜酒成份减少,加了少许的糖和凤梨汁,柠檬汁也少了些。不过向子祥却很佩服这酒保,竟能如此处理这一杯亚洲地区调配出来的酒,让它的香气更好,颜色更美。没想到一杯酒,试出了酒保功力不凡,向子祥笑了笑。宜婷正和酒保叽哩咕噜不知道谈什麽,酒吧小姑娘见向子祥沈默着,主动过来和他用英文闲聊着。向子祥英文并不流畅,有时见他比手划脚,小姑娘也嘻嘻哈哈觉得有趣,也因为酒吧一直都没什麽客人,而小姑娘便告诉向子祥,因为她的父亲也是酒保,太忠於葡萄酒,不太愿意以葡萄酒调酒,而法国葡萄酒又为世界闻名,本地葡萄酒又为道地最多,这样父亲菲里尼调酒技术再好,客人也不太愿意上门;而调酒的工作也不愿让她插手,预测推荐哥哥又没兴趣,只喜欢音乐,菲里尼只有一直撑着。向子祥聊着知道这情形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终究他也只是一个过客。而宜婷此时和菲里尼聊着,好像菲里尼相当欣赏宜婷,她却指着向子祥,向子祥不知所以然,见菲里尼一直看着自己,只好笑着点点头。宜婷这时凑了过来,在向子祥耳边说:“子祥哥,他说要我调一杯”基尔“让他看看。”“那就调啊!”向子祥说,“不过他怎会知道你是调酒师?”宜婷回答说:“他不太确定,杂志上不清楚,所以问我时,我回答他的。而且他也知道你,可惜无法和你沟通。”“嘻嘻嘻!”向子祥笑着说,“你沟通就好,他们的话叽哩咕噜很难玩。你告诉他,准备一只冰过的酒杯给你,调好的”基尔“倒在这只酒杯里,味道会更好!”宜婷依向子祥所说,要求菲里尼,他却很惊讶的看了宜婷一眼,宜婷走进吧台,见菲里尼从冰箱里拿出酒杯,原来他早有准备,宜婷俐落的调出一杯“基尔”。向子祥见菲里尼笑着和宜婷说话,想必是非常满意,而且拿出许多葡萄酒,指指点点不断说着。向子祥知道他正在告诉宜婷葡萄酒的特性,便不再理他们,走下吧台,到了掷骰子的台子前,看到两个木制约手掌大的骰子,想不到会有这样东西,在这把玩着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宜婷依偎着向子祥走在回去的路上,却兴奋说着:“子祥哥,我不知道葡萄酒竟然可以酿出这麽多不同口味的酒!”“哦,这麽说你都知道啦!”向子祥问道,“来,说说看,如果都能清楚的话,我请你吃宵夜,快点!”“哼,谁稀罕啊!”宜婷回道。向子祥说:“哎唷,不稀罕哦!味口越来越大了哟!那你想要什麽?皮鞭一顿,怎样?”“你……不行!还要送我瓶巴黎香水!”宜婷说。向子祥“哦!”说:“就这样?那太容易啦!你还真容易满足。好,答应你!那你说吧!”“还有一件事!你得帮菲里尼解决一个问题。”宜婷说。向子祥“嘿!”了一声说:“我是让你去了解耶!不是我不知道耶!只是不想每一样都由我来教你,你还会帮我接生意呀!那算了,算我没说,这样总行了吧!”宜婷拉着向子祥撒娇的说:“好嘛!我知道你很疼我的,算我求你嘛!”向子祥被吵的没办法,说:“好啦!好啦!什麽问题?说啦!连你这麽聪明都没法子吗?”宜婷摇摇头说:“我也不知道,菲里尼那实在是个难题!他後天要帮人调”基尔“餐前酒,可是份量太多,他怕调了之後口感变差,一直想不出方法;求助於我,我一时也无法为他解决,而他也知道你,所以想请你帮忙嘛!却无法直接和你沟通,才拜托我的,我又不是故意的!”向子祥点点头说:“哦,是不是酒杯的凉度无法解决?而且调酒是时效性,又无法像酒吧内一样,让客人马上饮用啊?”宜婷惊讶的说:“对啊!客人不会同时来嘛,又不能一杯一杯调。子祥哥,你怎麽知道?”向子祥嘿嘿嘿的笑着说:“不然还会有什麽问题?”基尔“这样调酒虽然是直接调,可是杯子冰过温度下降,为的就是配合酒能更顺口。酒虽然事先也会先处理冰藏,可是客人数量又无法拿捏,调完没用完又不能再放回冷藏,否则葡萄酒的口味会更涩、更酸;而且又无法对客人一一服务,酒又不能一次一次慢慢调,要一次调份量就很多。让客人自己取用,还要保持它的风味,确实是一个难题唷!呵呵呵……”向子祥说完又笑了起来。“哇!子祥哥,你好厉害!和菲里尼说的都一样,他还说不能加冰块,否则淡了的”基尔“调酒会更难喝!”“谁说不能加冰块!你告诉他,明天先把酒装进小的橡木桶冷藏,到时我来帮他调。还有准备一个大型的冰盆,加满小方型冰块,内部还要有一层大的酒盆,调好的”基尔“将盛在盆里,那不就可以让客人自己取用了吗?干嘛要把冰块加进调酒里!那酒杯呢,就准备一个冷藏柜,客人需要时再去冰柜取不就好了,这冰柜饭店应该就有啦!”宜婷双目脉脉的看着向子祥说:“子祥哥,怎麽问题到你身上就好像迎刃而解?我们怎麽想不到!”向子祥呵呵的笑着说:“不是你想不到,是你呀!不认真去想。”“那橡木桶虽然是小型的,可是也不好提啊!”宜婷又说。向子祥又哈哈哈的笑起来,说:“所以才要我帮忙调啊!你忘了我可是训练过每天抛酒醰啊?不是一样吗?”宜婷高兴的“哇!”说:“还是我子祥哥比较行唷!”第二天,宜婷把昨天向子祥所言告诉菲里尼。中午时分餐会开始前,菲里尼一切如向子祥所说准备妥当,向子祥也出现了。菲里尼和他的女儿和向子祥打了招呼问候一下,神情显得恭敬有礼。向子祥笑了笑,一手提抱起橡木桶的葡萄酒,好像一瓶酒般容易,只见他从左手轻微一摆,酒桶己横着经过胸膛滚向右手,来回了两次,打开橡木桶注水口,将酒倒入预备好的酒盆,定了份量,又加进了另一黑醋粟甜酒,拿一支大了数倍的调酒匙搅动着,只见调酒匙在向子祥手中依然旋转绕着酒盆搅动,调酒匙反射的光芒四处跳动,在场的人不觉眼睛一亮盯着他,惊异的说不出话来。调毕,只见现场掌声又起,大家也缓缓有秩序的拿着酒杯,让菲里尼帮他们斟上调酒。菲里尼的女儿走过来,感谢向子祥帮她父亲解决难题,并翘起大姆指对向子祥说:“你好了不起!”向子祥不好意思的回礼着;并告诉她,明天会去他们酒吧,教会他们一种“基尔”调酒,叫做“基尔之最”,可以适合全天饮用,不用只让“基尔”做为餐前酒,并告诉她准备的酒,她更是不迭的点头答礼。宜婷在一旁,笑容展开有如灿烂花朵,美目直看着心里崇爱的人儿,心想着:一趟旅游的路途上,总有着这样多刻骨铭心的故事,好像只要有他的地方总有奇蹟,总有温情……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向子祥和宜婷双双又出门游玩去了,看着巴黎的黄昏,异国的风情;走在路上,行人总是那样悠闲,法国男人总喜欢戴着一顶帽子,令向子祥不自觉在心中刻划着,侦探小说中福尔摩斯的样子。公园边空地上,总会有着一大群鸽子却不怕人,也总有老人手中拿着硬面包喂食着。向子祥看着心中无限感动,那麽和平的景像,在自己国家哪里能看得到?每人出生都得为生活挣扎,无意之间又想起家中父母、兄弟,自己从离家几乎都没有时间回去,每日为了心里极为鄙视的金钱而努力,多麽矛盾啊!也因为它,从小就有说不尽的苦楚,嘴里替心中抒发情绪,长长叹了口气。看着身旁不管自己苦乐,衷心都伴着的宜婷,不禁又对她多了一份怜惜;而在台湾等待自己心里平复,早日归去的仪琳,隔两日就来电问候、安慰,那种情谊心中怎会不感动?无奈心底外围重重包围的刺丝网,总是那麽的紧紧裹着,要将它剥除何其的难啊!向子祥又“唉!”了一声,宜婷默默的看着却不多说,那种无言的体贴让她欲言又止,不打搅他的思绪。向子祥看着天空又笑了,对宜婷说:“跟你们在一起,世界多美好啊!若是能如此无忧无虑生活,将是心灵追求最大的愿望!”宜婷也笑了说:“子祥哥,不知道你也这样感性呢!一直以来总认为你是快乐的泉源,除了那次调酒……”突然住口不语。向子祥扶着宜婷的肩头,“呵呵!”的笑着说:“让你担心了,真是谢谢你!”宜婷却流下了两行眼泪,向子祥看了本性又起,取笑着说:“哎唷!爱哭鬼,干嘛?两只眼睛不凑巧都进沙子啦!走,带你去眼科检查一下,看是不是可以把眼睛装个拉链,可以关小一点,不然这双大眼睛真是……”宜婷又被逗的“你……你……真讨厌耶!”两人同时笑声又起。宜婷忽然想到说:“子祥哥,菲里尼说:要送我们两瓶他本身的的佳酿紫葡萄香甜酒耶!听说别人想要还取不到,上次市长要了半年,才好不容易拿了一瓶唷!他还告诉我说:要酿这酒的葡萄可得精选,一车葡萄还酿不到一瓶!”向子祥有兴趣的说:“为什麽?”“因为经过挑选的葡萄不可以太大,又不可太熟,皮要又薄,葡萄籽也要越少越好。葡萄太熟,皮一定厚,甜味己散发,籽就算少也已经太大、涩度增加;太大颗,果肉与皮的成份酿出後不平均,香味会减少。所以一车葡萄捡不出酿一瓶的量,菲里尼这样说。”宜婷说。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原来是这样,对葡萄也这麽讲究,难怪葡萄酒会那麽有研究。那我们有口福罗!”宜婷笑一笑说:“那肯定是!他曾经说:葡萄几乎已经是法国的命脉,怎麽可以不清楚!而且法国的酒跟它可是分不开的呢!法国酿制的酒有两种,一种为白兰地,是将葡萄酒蒸馏後,储存於木桶中蕴酿熟成,主要产地是干邑和雅马吧两地;至於”拿破仑“、”xo。“、”v。s。o。p。“等,那就是指白兰地的等级。另外还有将酿造葡萄酒的剩渣再发酵、蒸馏,酿成的白兰地,日本则称”渣酿白兰地“、英文称为”pomasbrandy“、法国本地就称”marc“、义大利称”grappa“。简单的说:白兰地就是将葡萄果实发酵以後,蒸馏制成的酒;葡萄酒则是蕴酿熟成的酒,不经蒸馏。而葡萄酒分的可就多啦!除了白葡萄酒、红葡萄酒、玫瑰红葡萄酒外,还有再添加苦艾药草的苦艾酒,另外加强酒精的葡萄酒,加了白兰地在木桶内熟成三个左右。雪莉酒呢,只是加白兰地再蕴酿熟成制成。还有香槟是在酒瓶内二度发酵,将二氧化碳封在瓶内。而波特酒则是红葡萄酒发酵时,加入白兰地在橡木桶内蕴酿熟成。”向子祥一听,拍拍手说:“哎唷,真不错耶!这麽清楚!走吧,带你去买香水!”宜婷喜悦的跳着说:“好哇!好哇!”像个小女孩似的,向子祥摇摇头笑了笑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隔天,两人又来到沃尼尔酒吧,只见酒吧内客人半满,比起第一次来时,简直两种场景,有些客人甚至是那天餐会的客人。向子祥和宜婷进去之後,只听到菲里尼大声的喊着:“欢迎两位!”他的女儿还特别迎了过来,笑着说:“真高兴你们来!”此时又听到菲里尼大声的说着向子祥听不懂的话,pub内响起了鼓掌声。向子祥只好问道:“宜婷,他说什麽啊?”宜婷笑着说:“他说你今天会为酒吧带来一杯”基尔“调酒,适合全天饮用的,将在他们沃尼尔酒吧列上卖单。”两人走到吧台边,宜婷和菲里尼寒喧一番,菲里尼拿出四瓶自酿葡萄酒给宜婷。向子祥拿了一瓶打开瓶盖,只闻得香气四溢,倒了一小杯嚐过之後,脱口说:“好棒!”转头和宜婷说:“宜婷,告诉菲里尼,问他想不想沃尼尔酒吧有一杯属於自己的调酒。”宜婷依言问了菲里尼,他却兴奋的点点头,又不知说什麽说了一大堆。宜婷笑了笑对向子祥说:“子祥哥,他说他很愿意,可是他对葡萄酒口味非常执着,若是破坏了它的风味,他宁可不要。”“唉,真是老固执!”向子祥说,“我真是找麻烦!不过不帮帮他,这酒吧我看早晚经营不下去。你告诉他说:我帮他调出的酒不会超过二种,不会坏了葡萄酒的美味,叫他放心!不过有一个条件,如果他满意我调出的酒,嘿嘿……”宜婷突然警觉的说:“子祥哥,你好贼哦!是不是又想什麽坏主意?”向子祥嘻嘻的说:“怎麽这样说我啦!你真是!才认识多久,你胳臂就往外弯了!你跟的人可是我耶!我哪时有过什麽坏主意啊?”宜婷被说的一愣一愣,说:“好嘛!好嘛!算我说错了,那你又有什麽主意啦?”“你就告诉他说:以後如果我要葡萄酒,他不可以推辞,不可以应付我像他们那个市长一样,要了许久才给一瓶!”宜婷嘻嘻笑了出来说:“哦,原来你喜欢上人家的葡萄酒罗!”“快啦!快啦!跟他说啦!”向子祥催促着。宜婷和菲里尼交谈着,只见两人比手划脚有说有笑。菲里尼突然对向子祥说了一句生硬的英文说:“我的朋友,你说的没有问题。你要,一定有!”向子祥反而呆立在那说:“你也会英文哪?”菲里尼呵呵呵笑着说:“会一点点。”向子祥不自觉又说:“我靠!”菲里尼听不懂,疑惑的问:“什麽?”向子祥不好意思解释说:“没有!没有!那是中国话”你好“的意思。”只见菲里尼很高兴的说:“哦,”我靠!“”宜婷在一旁“噗嗤!”一声,呵呵呵呵的猛笑着,连喝在嘴里的水都喷了一地。向子祥很无奈,看到宜婷笑成那样,拍拍她的头说:“你还笑!好好笑,对不对?”在桌上端起一杯水……。宜婷一看,马上摀着嘴,还笑不停一边说:“不要啦!原来你……你也会吃鳖,被人家说的好无奈,回去我一定帮……帮你宣传!”向子祥脸胀红了起来说:“你皮痒!还笑!”不理她,转头向菲里尼点点头,露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,走进吧台。只见他将草莓加一匙糖打成汁过滤,请菲里尼拿出黑梅蜂蜜甜酒,加入碎冰雪克,将白葡萄酒倒入酒杯,把雪克後的酒倒入搅拌。菲里尼试喝之後,比出ok的手势,向子祥同样倒了一小杯给宜婷,说:“这就是全天性”基尔“。”宜婷浅嚐了一口,只觉原本“基尔”的青涩减低,滑润顺口,又多了淡淡草莓香,不禁一口将剩余的酒饮尽,说:“好好喝!”向子祥又拿出菲里尼送给他的自制葡萄甜酒和白兰地,直调了一杯。菲里尼一嚐,跳了起来说了一句话,向子祥还是听不懂,看到宜婷笑咪咪的说:“他很惊讶说:”怎麽会?甜度减低,葡萄风味更甚!“”向子祥“哦!”了一声说:“基本上,它们都是葡萄酿制的,酒精成份也较高,适合酒量较好的人。另外我会再调上一杯,适合大众且独出风味的酒。”宜婷将向子祥所说的转述给菲里尼听,只看到菲里尼瞪大双眼,一付不可置信的神色。向子祥拿出同样自制葡萄酒和紫罗兰香甜酒,加上碎冰用三人份雪克杯,雪克之後,倒出三杯。向子祥端起一杯放在鼻端深深的闻了闻,菲里尼和宜婷迫不急待的嚐了一口。向子祥又轻轻啜了一口,只听到身旁的菲里尼大声的“啊!”了一声,向子祥吓了一跳,差点打翻酒杯,转头看着菲里尼,只见他迅速放下酒杯,抱着向子祥,嘴里叽哩咕噜不知道说些什麽。向子祥也大声喊道:“我靠!酒要打翻啦!”菲里尼松开双手,抱歉的直跟着说:“我靠!”“我靠!”向子祥听了,真是哭笑不得,却看这原本老态龙锺的菲里尼,高兴的脸庞,身体也变的精神奕奕,好像又更高大,也不禁从心里高兴起来,露出笑容。不需要任何语言沟通,双人的友谊己不言可知。而宜婷在一旁又嘻嘻哈哈的猛笑着说:“子祥哥,看你以後还会不会乱掰,自食其果了吧!”向子祥回头嘿嘿的笑着,宜婷马上停止笑,看着向子祥他那贼贼的脸,不知道又有什麽鬼主意,说:“子祥哥,你不可以欺负我哦!”向子祥马上呵呵的笑着说:“不会!不会!我哪里舍得欺负你,只不过……嘿嘿!”宜婷觉得心里发毛说:“只不过怎样?”“唉,简单的小事一桩!”向子祥说,“以後每天来这里喝这杯酒,就由你调!”然後跟菲里尼说:“以後来这喝酒不可以收钱喔!”宜婷哭丧着脸说:“我刚才又没看清楚你怎麽调的,喝酒不用钱,不用我说啦,菲里尼已经把你当朋友恩人啦,肯定不收钱啦!”菲里尼的女儿听到吧台的惊叫,以为发生了什麽事,赶了过来,放下服务的客人,问着菲里尼:“什麽事?”菲里尼说明情形,她崇拜的看着向子祥。端起菲里尼喝剩的酒,嚐了一口,又看了看调酒,发现紫的好美!加上冰块的晶透沈浮其中,让人爱不释手。酒进入口中,顺畅滑溜带着凉气流下喉咙,口中散出的花香引着葡萄的香味,好像两个互相伴着的情侣;鼻子透出花香味,口中留着葡萄的香甜,入腹的酒由凉转暖,引诱着她不自觉又喝了一大口,酒精在体内产生了微醺的感觉,真是美极了!忍不住也“啊!”了一声喊出来,她两眼发亮和菲里尼不知说些什麽。菲里尼高兴的对宜婷说了一些话。只见宜婷脸色更忧虑,拉着向子祥说:“菲里尼说请你把调酒教给他,可以吗?”向子祥嘻嘻笑着说:“本来就是要送给他的呀!不过让你去教!敢笑我,让你稍微受到惩罚!”宜婷撒娇的说:“好嘛!好嘛!算我不对嘛!你不要那麽小气嘛!”求的眼泪都快流出来。向子祥才说:“哎唷,你真是的!你要练习啊!不会我会再教你,你紧张什麽?不要我的东西,在身旁的你都不会,多好笑!而且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碰到资质比你好的耶!那麽没自信哦!”宜婷满脸笑容,心中感动的说:“原来是要训练我,找机会给我练习呀!吓我一跳,嘻嘻!你真好!”向子祥告诉宜婷酒的比例,重点在於雪克的快速和冰块的量。宜婷更有信心的进入吧台,只见她展露出抛酒、振酒的俐落,雪克时飞舞的姿势优美,和向子祥己不惶多让,菲里尼和近吧台的客人都不禁为她鼓掌,她特别为向子祥多调了一杯,向子祥满意的点点头。菲里尼也嚐试调,虽然少了一些动作,但是一样调出了这些惊艳的调酒,把调酒又免费的宴请在座的客人,每一个人对於沃尼尔的调酒抱以热烈掌声。菲里尼请问了宜婷这三杯酒的取名。宜婷看着向子祥说:“子祥哥,他问说这三杯酒的名字。”向子祥说:“一杯就叫”基尔之子“,另外两杯告诉他:就以他们pub名字称呼,随他们了。”宜婷转述了向子祥所说。菲里尼更是高兴的说:“那一杯就叫‘沃尼尔·祥’,另一杯则是‘沃尼尔·婷’!”说完,又另外拿出两瓶葡萄甜酒,因为向子祥刚才拿了两瓶做为调酒用了。向子祥却不肯接受,说:“我们俩往後来这,不付费己经不好意思了,而宜婷那儿还有两瓶,已经够了!以後想要,再烦你准备。”哪知菲里尼竟然承诺:“沃尼尔酒吧将永远列向子祥、宜婷俩人为特殊上宾,绝不改变!”且对向子祥说了声:“谢谢您!”向子祥惊讶的说:“您竟然也学会中文啦!”而他又说了一句道:“那当然!我的朋友是中国人。”大家也高兴的一起哈哈笑着。向子祥心里更是愉快,想着:朋友真是无国界啊!◎异国结识菲里尼,方知葡萄为佳酿,调得美酒大家嚐,换来朋友一世情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“五一”小长假期间,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二十八次会议,听取有关支持经济复苏、加快中小银行改革发展、打击资本市场造假行为等工作进展情况汇报。

,,重庆快乐十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天津11选5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